集团报刊

  您的位置:四川法制报 > 法制文化(04版)
 

侠盗“燕子李三”之死
  

  1936年初春的一个夜晚,“燕子李三”在狱中凄惨地死去。第二天一大早,一具尸体被破麻袋包着,埋在了荒郊。“燕子李三”虽然死了,人们仍在不厌其烦地讲述着他的传奇故事。他行踪不定,作过无数大案,因专偷豪门富户的财物,老百姓亲切地称其为“侠盗”。成为与大刀王五、义士霍元甲并称的“幽燕三侠”之一。
  赢得美名
  燕子李三,原名李景华,1898年生于京东蓟县。幼时随叔父到沧州落户,艰苦度日。沧州习武之人众多,他也跟着学了点武艺。因其禀赋较好,身体轻快,渐渐地,爬墙上树易如反掌,非一般人所能比。由于家境贫寒,其年纪稍长便开始四处偷盗,曾在河南、湖北等地屡屡作案,有一次竟然偷了洛阳警备司令白坚武家的财物,名声大震。为了增强本领,李景华曾隐姓埋名到少林寺学艺,几年苦练,功夫大进。此后,他沿着平汉线来到平津一带活动,曾在北平右安门外关厢居住,并大量作案,不久以后便有了“燕子李三”的名头。
  “燕子李三”究竟有怎样的高超武艺?这可从他的作案对象中看出。他的作案对象不是小家小户,而是深宅大院、高墙阻隔、护卫森严的富家大户。在这些地方,他能够来去自如,这不能不说他有超常的手段。他可以头朝下,借助一些工具,身子像壁虎一样紧贴墙壁往上爬;也可以将系有长绳的铁爪抛于高墙或树枝之上,然后攀着绳子爬上去。还可以用脚蹬墙,借劲使力,巧妙地越过障碍。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撬开各种锁……具有这些本事,再加上作案前周密细致地摸底,并配有特制的药水等,“燕子李三”很少失手,作案无数。他甚至到临时执政段祺瑞的府邸行窃,还偷过国务总理潘复、执政秘书长梁鸿志等人的财物,所以,名声越来越响,轰动一时。每次作案后,为显示自己艺高胆大,燕子李三还故意把一只用白纸叠成的“燕子”插在作案的地方,显示自己明人不做暗事。“燕子李三”的绰号便由此得来。
  狱中作案
  燕子李三曾多次被捕,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他的“形象”。他的多次成功越狱,使警方相当头疼。他在狱中也能作案,则为他平添了无穷的神秘色彩。1924年,燕子李三因两件案子被判处8年徒刑,此次入狱,燕子李三并没有越狱的打算,他在狱中一呆便是三个春秋。然而,一天与李三同一牢房的一个犯人犯了狱规,狱吏怀疑是李三指使。他被狱吏暴打得奄奄一息,恢复后的一个晚上,他在狱吏眼皮底下越墙而出,成功逃脱。
  1934年,燕子李三再次被捕,先被关于河北第一监狱,不久押解回北平地方法院看守所。燕子李三虽被关押,但不久之后,北平又接连发生大案,作案手法与燕子李三十分相似。而且,除燕子李三外,再没有旁人可作这样的案子。官方饬令迅速查处,警方感觉十分困惑,民间传闻越来越奇,李三名声越传越响。事实上,燕子李三刚进北平感化所,他便成为那儿的“红人”。与狱中上下人员打得火热。狱卒们薪俸相当微薄,有的人甚至只能勉强糊口。燕子李三便出了一个主意,让狱卒们在晚上将他放出去,他作案后再返回来,所窃之物由他们分发。为了让狱卒们相信自己,燕子李三拿出闯江湖的全套本领,以人格和义气做担保,保证天明前返回,决不拖累大伙。狱卒们起初不敢相信李三,但渐渐的,有人开始松动起来。与此同时,燕子李三与感化所巡官史海山的关系更加密切。史海山久慕燕子李三的大名,生怕从他手底逃脱。因此,李三一入狱,史海山便以好酒好饭款待,还免除其劳役。两人交谈默契,竟做了拜把兄弟。燕子李三在狱中大谈他以前所作的案件,所偷的金银财宝,使史海山及狱卒们大为心动。最后,他们终于与李三达成了协议。此后,在史海山与狱卒的庇护与协助下,燕子李三更加有恃无恐地作了许多轰动京城的大案,搅得官府不得安宁。他则信守诺言,作案后必定及时返回,给史海山等人带来丰厚的实惠。
  束手就擒
  这年8月的一天晚上,燕子李三跟随在西单丽华绸缎经理潘国英车后,混进了潘国英的寓所。迅速判断出藏贵重物品的所在,便像草上飞一样无声无息迅速地来到了东偏房。他先用一种特制的药水洒在备好的纸上,然后贴在玻璃上。过一会儿,整块玻璃便被他无声无响地取了下来,利索地穿了进去,得手后迅速离开现场。一个小时过后,他已回到了感化所。此次所偷,多是一些高档绸缎制品,李三将它们都给了史海山和几个狱卒。过几天,他已把此事忘得一干二净。因为在他看来,作案时没留下任何痕迹,即便警察再精明,也难查到他这儿。可是偏偏就是这次,燕子李三“狱中作案”的真相被警察发现。
  原来,潘国英发现家中失窃后,心中非常不甘。除告知警方外,他还通知了与他有关联的各家商铺,请他们务必留心。潘国英丢失的绸缎衣服虽没有明显的记号,但内行人一看便知。某天,史海山将李三送他的一件毛背心送到附近的洗染房洗染。洗染房的掌柜马上将此事告诉潘国英。潘国英亲自赶来,仔细查看后,确系自己丢失的物品,于是迅速报警。侦缉队将史海山和几名狱卒拘捕起来。当夜,李三穿上夜行衣,潜出监狱,爬到警厅房顶上偷听。突然烟瘾发作,吞云吐雾之际束手就擒。
  1935年1月,北平地方法院开始审理燕子李三盗窃一案。李三被从重判处12年徒刑。为防止李三逃跑,判刑后特地给他戴了一种残酷的刑具“木狗子”。这种刑具在脚上戴三年,双腿就会残废。李三不服这一判决,向河北高等法院提出上诉。河北高等法院指定由义务劳动法律委员会会长蔡礼作为李三的辩护律师。蔡礼仔细地查阅此案的卷宗,并多次到看守所与李三面谈。李三对蔡礼十分信任,有问必答。
  在法庭上,蔡礼全力为李三辩护,提出:“一个窃贼,按照民国法律,即使从重判处,最多只能判8年徒刑。给他判12年显然过重,与律条不合。同时,‘木狗子’是一种很不人道的刑具,早应该彻底废除,给李三上这一刑具与现行法律的基本精神相抵触,请求撤销。”法官对此没有当庭做出处理,决定改日再审。李三对蔡礼为他辩护十分感激,曾写公开信予以称颂。然而,一方面由于“木狗子”的缘故,一方面由于“毒瘾”无法得到满足,燕子李三没有等到最高法院的重新判决,便患病身亡,死时40岁。
  值得称奇的是,燕子李三被押期间竟与一位寡妇结了婚。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燕子李三虽然在感化所被押,但有的是“谋生”的手段。经唐氏介绍,他与孀居在家、还带着两个幼子、日子过得极其艰难的刘氏见了面。在风景如画的北海公园相见后,两人暂时忘却了各自的艰难,在一种类似于“虚幻”的世界中过着以前从未有过的经历,彼此留下深刻的印象。两人很快订下了婚姻。为了照顾刘氏和她的幼子,燕子李三偷窃的次数增多了。刘氏的日子好过多了,她抛弃了所有的顾忌,跟定了燕子李三。即便燕子李三再次案发,被判了重刑,刘氏不改初衷。她不管别人的闲话,在燕子李三最艰苦的时候,经常去狱中探望,并毅然跟他结婚。此事成为当时的一大奇事。不过,燕子李三死后,看守所通知刘氏认领丈夫的尸首时,她并没有去。她只是默默地守着她的孩子,慢慢地品着生命的苦酒……
  □摘自《传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