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报刊

  您的位置:四川法制报 > 法律文化(04版)
 

1929:上海魏廷荣绑架案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帮会“大亨”势力遮天,由于帮会的势力在很大程度上操纵了司法诉讼,所以不管是工商巨富,还是银行巨头,一旦遭到帮会势力欺压,大都忍气吞声,即使财破人亡,也不敢诉诸法庭。1929年,轰动上海的魏廷荣绑架案,就是帮会“大亨”所为。
魏廷荣,生于上海,天主教徒。毕业于中法学堂,由法公董局公费派往法国留学深造。归国后,历任中法银公司经理、法租界商团司令、公董局临时行政委员会首任华人委员等职,特别受宠于法租界当局。先娶巨商朱葆三长女为妻,后又纳京剧名伶吕月樵之女吕美玉为妾。
上海城市老照片
魏廷荣遭绑票巧脱险
魏廷荣在上海法租界的权势和财力非同一般,他是唯一能与青帮“大亨”杜月笙抗衡的人物。魏是位天主教徒,曾留学法国,与法租界当局关系密切。早年经营地产,在徐家汇一带拥有大量地产,徐家汇 2/3的土地属于魏廷荣所有。他的岳父朱葆三,曾任上海总商会会长,法租界第一条以中国人命名的马路就是朱葆三路。魏廷荣靠着精通法语,到过法国,又靠着岳父的牌头,成为特别受宠于法租界当局的人物。
几年前,黄金荣曾和魏廷荣争夺美女吕美玉,结果迫于魏的权势,向魏让步。魏廷荣不仅担任中法银公司经理,兼营地产、古董业,还担任法租界公董局的华董兼法租界华人商团司令(又称法租界义勇队总司令),并与驻沪法国领事及其所属各机构上层人物关系密切。
1929年7月24日上午 10时50分左右,魏廷荣携同三个幼年子女乘自备汽车从设在朱葆三路(今溪口路)中法银公司向西行驶。突然遭遇到持枪绑匪拦截。绑匪将司机和两个孩子赶下车去,然后跳进车内,把车向南开去。车到民国路(今人民路)口时,绑匪又将第三个孩子赶下车,只押着魏廷荣疾驰而去。
途中,绑匪用浸了蒙汗药的手帕蒙倒了魏廷荣,剥去魏的衣裤。车到南码头,绑匪们将魏抬上小船。经两三小时行程,来到南汇县六灶村樊庭玉家中。六灶村位于浦东远郊,河流纵横形成水网,除小船之外,无任何交通工具与外界相通。樊庭玉是地保,没有人敢来寻他的麻烦。魏廷荣在樊家被藏匿50天,居然没有一点风声透到上海。偶尔有邻人到樊家串门看到魏时,樊庭玉说是自家亲戚在此养病,邻居们也就信以为真,樊庭玉是位农民,秉性善良,对魏廷荣十分友好。
新闻界大肆渲染
魏廷荣被绑架的消息使全上海受到震动,法、英两租界巡捕房及华界的警察局十分紧张地部署侦破任务。各车站、码头、关口、要隘都被封锁,严密检查,同时又利用流氓帮会从黑社会内部突破。但都未获结果。
魏廷荣被绑3天后,魏的原配夫人即朱葆三的长女朱二小姐收到绑匪一信,约定她夜间去杭州碰头,并警告其不许向警方报案。绑匪向其面交了魏廷荣亲笔写的纸条,说明魏活着,要家中人准备赎票款项,并出示了魏随身佩带的金壳怀表作为信物。还向朱敲诈了“见面礼”1000元,却未宣告勒赎金额。
魏廷荣被绑票后,新闻界大肆渲染,更加引起各方注意。朱二小姐和魏的爱妾吕美玉不断收到各种来信和报告,巡捕房疲于奔命,但毫无进展。8月 24日,一封署名“大侦探密告”的信邮寄到贝勒路(今黄陂南路)天祥花园魏宅,信中说:“廷荣被绑去至今无信,侦探捉强盗只捉外人,所以自己人做绑匪,侦探天大本领也捉不住。何况这个人是拜山人作者头子,而又是商团教操官,是自己人,只是手里没有钱,所以他就横了良心做绑匪,绑自己连襟。”
吕美玉接信后,大为吃惊,连忙找朱二小姐商量,决定将此信交给巡捕房。“大侦探密告”中所说的那位魏廷荣的连襟是赵慰先。赵早年留学法国,经赵的母舅朱竹坪介绍认识了魏廷荣,魏将其安排在中法银公司当职员,以后又请他在法租界义勇团当教操官。因住在魏家,认识了朱葆三的小女儿“朱九小姐”,最终和朱九小姐恋爱、成婚。
赵慰先住在魏家时,伪装得非常老实、正派,不仅穿着打扮很朴素,而且说自己不会抽烟、喝酒、赌博。可是当他和朱九小姐结婚后,真面目便暴露出来了,不仅吸烟、喝酒,而且经常到杜月笙在甡吉里所开设的赌场里赌博。不到两三年,就把朱九小姐陪奁的数万元家产输得精光,于是就在魏廷荣头上打主意了。
樊庭玉的救命之恩
9月15日上午,康脑脱路(今康定路)304号发生凶杀案,巡捕们在现场捉到凶犯一名。该犯恰巧也是魏廷荣被绑案中的一名绑匪,他交代出魏被藏在六灶村樊庭玉家中。公共租界捕房急忙把这一信息报告法租界捕房。法捕房当即派出西捕头目鲍尔第和华捕探长金九龄等人赶往六灶村。当中西探警突然闯入樊庭玉家中时,樊家却空无一人。巡捕们唤醒村民询问,将魏廷荣的照片拿给村民辨认,村民说曾在樊家看到过此人,但谁也说不出现在到哪里去了。
原来,9月15日傍晚,樊庭玉的叔父、绑匪樊仁根突然来到樊庭玉家,说是康脑脱路有人被捕,巡捕房已经得知魏廷荣藏在这里,最迟明天就会赶来,樊仁根对樊庭玉说准备“撕票”灭迹。但秉性善良的樊庭玉执意不肯“撕票”,两人争吵得几乎打起来。魏廷荣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樊庭玉救他一命。
樊说,如他救了魏,同伙们不会放过他。魏廷荣恳切保证,如能得到搭救,将负责养活樊庭玉终身。樊庭玉动了恻隐之心,终于决定救魏廷荣出险。两人商定,先一起赴苏州,到魏廷荣娘舅家避避风头,后来魏经其母舅王晋康联系,在上海法租界义勇团的保护下,回到上海家中住了 3天,又启程赴北京避风头。魏实践诺言,报答了樊庭玉的救命之恩。
诉讼案曲折变幻
黑手幕后隐藏黑手。有关魏廷荣遭绑架案的侦缉事宜,上海法租界捕房先后查获有关人犯朱竟成、陈仲衡、唐士良三人。1929年10月4日,法捕房将朱、陈、唐三犯解往会审公廨受审,审讯结果,宣布该三犯各押西牢五年,期满后驱逐出境,送内地官厅按律究办,另赔偿被害人纹银一两,由三犯共同负担(属于规定的象征性赔偿)。在案件审理的第一阶段中,除了魏家接到的具名“大侦探密告”的信件外,未发现赵慰先与魏案有关系的证据。赵仍逍遥法外。
1931年6月,公共租界在处理别的案件中,案犯蔡维才供出曾参与绑架魏廷荣。法捕房闻讯,于6月6日要求公共租界法院把蔡移提到法租界,就魏案重新侦讯。蔡供认魏案的教唆者是徐忠清、吕若望、樊仁根及一刘姓等人,真正教唆者是赵慰先。即对赵慰先、吕若望等发出缉捕文票。但是赵从淞沪警备司令部释放出来后,就和他的妻子朱九小姐经常在杜家出入,杜还介绍他在淞沪警备司令部当副官长。这一系列问题,都暴露了杜在幕后的操纵。早在魏廷荣脱险后,赵慰先被捕之前,杜月笙曾登报声明他与此绑案无关,这是由于杜对魏脱险的背景,特别是魏与警方对这一绑案的内幕所掌握的情况心中还没有底。这确实是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声明。
赵慰先及其胞弟赵班斧都是杜的门徒,赵被捕后为其辩护的是秦联奎和章士钊两位大律师。这是当时已赌得倾家荡产的赵慰先请也请不动的,而这两位大律师都与杜有密切的关系。“很可能是杜月笙为赵请出来的”。其实,魏廷荣被绑案幕后不仅有杜月笙的背景,还有黄金荣的背景。自从魏廷荣从黄金荣手中夺去美女伶人吕美玉之后,黄金荣一直耿耿于怀,伺机报复。
通过这一曲折的案件,魏廷荣从此屈服于杜月笙的势力,39岁就辞去一切职务,蛰伏在家里,深居简出,偶然出门,总是提心吊胆,瞻前顾后。 《民国纪实》屈闻/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