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报刊

  您的位置:四川法制报 > 法制要闻(01版)
 

“高端咨询”的荐股骗术
  

蓝洋 华军 君凤
2011年国庆节前夕,北京市怀柔区的股民何女士再次来到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催问赔偿款的执行情况,然而,执行法官的回答又一次让她失望了:“被告人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一旦发现我们立即执行。”
何女士只好怏怏而回,这一切源于一年前的那一次“发财机会”……
2010年1月初的一天,北京市怀柔区的股民何女士在网上流览时看到一个“成余和嘉散户联盟公司”的炒股网站,在网站首页上有一则公司简介:成余和嘉散户联盟公司是由多家精英公司精心联合打造而成,具有证券公司、投资管理公司、民间股神公司、集团公司等多家公司实力,并设有十多家网点,为成千上万名客户提供投资回报率30%-150%的高端业务……
何女士正在为自己炒股赔钱苦恼不已,马上与这家公司取得联系,并进行咨询。咨询后,何女士决定缴费加入,成为其会员。然而,当何女士交了十多万元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对方了。何女士这才发觉被骗,遂向当地警方报案。很快,全国各地也陆续收到受害人报案。北京怀柔警方并案侦查,迅速在公司所在地成都,将毛桥卫等人抓获归案。
2011年6月1日,北京怀柔区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毛桥卫有期徒刑12年。
注册假公司 开办假网站
据权威机构统计,深沪两市有效A股账户超过了一亿三千万个,然而股市的涨跌千变万化,让许多股民苦闷不已。曾在证券公司工作过的重庆开县人毛桥卫,瞅准这一发财机会,充当起了股海指路人——通过指导别人炒股来收取咨询费。
开始,毛桥卫因有一定的相关工作经验和知识,为不少人出谋划策,还真选中过几支潜力股和绩优股,于是被股民称为“毛老师”的他,一度被众多股民视为叱咤股市的“股神”。
有了“股神”的名头后,毛桥卫不满足于这样的小打小闹,于2009年借用亲属和朋友的身份证,分别注册成立了“红黄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超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两个公司的法人都是别人的名字,而实际控制人却是毛桥卫。
因为这两个公司的注册资金都只有3万元,规模太小,而且按照证券管理规定也不能搞证券咨询。为了防止股民上网查询到公司的注册资金等真实面目,毛桥卫灵机一动,又给自己的公司披上了一张很唬人的虎皮——“成余和嘉散户联盟”。在外人看来,这家公司仿佛是成都和重庆(渝与余同音)散户的联合组织。为了吸引更多的网上股民,毛桥卫创建了一个名为“成余和嘉散户联盟公司”的网站,自封为这个联盟公司的总经理。随着这个网站的开办,毛桥卫陆续招收来多名员工进行培训,组建起了以他为核心的诈骗集团。
开办银行卡 骗钱设陷阱
成都女孩田小丽被招聘进“成余和嘉散户联盟公司”后,担任总经理毛桥卫的助理。上任第一天,毛桥卫就让她找3个公司以外的人开办了中行、建行、农行、工商行和邮政储蓄银行等多家银行卡。毛桥卫还特别叮嘱说:“这几张银行卡用3个月就要更换新卡,开卡前买几个新的手机号留给银行,平时不用,只用于银行开卡前查询资料,用完后就销毁。”
没什么社会经验的田小丽正为刚应聘就当上总经理助理而兴奋,她哪里想到其中有陷阱。于是,她找来表弟、表姐和朋友的身份证,一共办了15张银行卡。
然后,毛桥卫让田小丽把手机号和银行卡号报给下属的业务部门,这样如果股民汇钱,营销人员就会通知她,她去银行把钱取出来交给毛桥卫,或按毛桥卫的指示把钱存入一个账户上。
田小丽在公司工作期间,按照毛桥卫的指使,从那15张卡内取了100多万元。
大搞假宣传 高价卖资料
“成余和嘉散户联盟公司”的核心业务一开始就非常明确:高价出售股票投资信息。
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毛桥卫先后通过网络购买了10万多份股民的资料,这些资料包括股民的姓名、电话、家庭收入等内容。在获取这些资料后,他都交给销售部,由销售部员工与股民电话联系,并以向股民提供潜力股票信息作为诱饵,吸引股民参与。
在骗取股民信任后,针对一般客户,他们以需先缴纳会员费成为会员后才可提供更多资料为由,收取会员费和资料费。而对部分收入高的客户,他们推出高端业务,许以超过30%的利润回报,收取高额费用。
毛桥卫还针对不同客户推出不同档次的服务,当然,服务费也随之水涨船高。他们针对投资小的股民推出3800元一套的普通信息资料;如果是投资大的股民,需要详细的更好的服务,公司就会向他们推出6800元一套的信息资料;而针对资金量特别大的客户,则需要在25800元资料费的基础上另行收取所谓的保证金。
这样的暴利,让毛桥卫的公司财源滚滚来。
菜鸟变专家 诈骗13万
除了出售股票信息,毛桥卫的公司另外的生财渠道还包括收取加盟费和保证金。这部分主要由公司的“老师们”进行操作。所谓老师,就是公司里所谓股票分析技术能力比较强的人。
年仅22岁的甘肃兰州人姚龙,就被公司培养成了一位“主任级”的“老师”。2009年初,大学刚毕业的姚龙在某人才网站上发现了毛桥卫公司的招聘信息。经过简单面试后,姚龙被正式录用进入员工培训班。几天的培训除了一些股票的基本知识之外,主要的内容就是传授怎样与客户沟通的技巧。
经过几天的培训后,姚龙就在一栋居民楼上的电话间里开始了他的工作。到2009年12月底,有了近一年诈骗经验的姚龙,经过毛桥卫的包装后,由一个不懂股票的业务员摇身变成负责股票操盘的“金主任”。而金主任在2010年开年的最大业绩,就是诈骗了北京何女士13万元。
狡兔有三窟 终于露原形
为了保证公司业务的安全,毛桥卫自该公司成立之日起,便一直不断改变办公地点。股民们几乎都是通过网络和“成余和嘉散户联盟公司”进行联系和交易的,他们只知“成余和嘉散户联盟公司”的地址为成都市提督街建设银行大厦内,而这只是毛桥卫故意让网民误认其为正规公司的一个假地址。
案发后“金主任”姚龙向警方交代,连他也不知道公司的详细地址,因为公司地址老是换。他去面试的时候,地址在成都的八宝街,后来搬到了猛追湾。而上班时先是在成都的双楠区,又到了西边的营门口,反正一年之内搬了好几回家。
与何女士一样受骗的人遍布北京、广西、宁夏、安徽、四川等地,有近100人……
在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中,被骗人的名单足有98位,共涉及金额300多万元。不过,在这份长长的名单中,鲜见成都本地的受害者,因为成都客户发现被骗后,肯定会找上门去的,骗术就玩不下去了,所以“成余和嘉散户联盟公司”的业务员,一般不会给成都客户打电话游说荐股。
2010年3月,毛桥卫、姚龙等人在成都营门口等地悉数落网。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检察院认为,毛桥卫、姚龙、高峰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且数额巨大,于2011年2月16日,以诈骗罪向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11年6月1日,北京怀柔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法庭在对本案中116件证据进行了仔细核查之后,对毛桥卫、姚龙、高峰三名被告人作出如下判决:一、被告人毛桥卫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罚金人民币1.2万元;二、被告人姚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罚金人民币2000元;三、被告人高峰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