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报刊

  您的位置:四川法制报 > 法制文化(04版)
 

忆念美学家王朝闻
  

王应槐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学习美学以来,我的书桌上至今仍然放着一本浅绿色封面的美学书,由于经常翻阅,书的内页已经多处磨损。该书名《美学概论》,王朝闻主编,全国高等院校美学教材。王朝闻紧密结合艺术实践的美学思想,通俗易懂的语言,深入浅出的表述,深深地吸引了我,启迪了我,开阔了我的美学视野,那本《美学概论》伴随着我,走过无数花开花落的岁月,遨游在艺术的海洋,让我享受到艺术之美带给我的生命的阳光。
1986年4月,春暖花开。已77岁高龄的王朝闻怀着愉快的心情,回到阔别49年的故乡泸州市合江县。在合江县城稍作停留,将亲笔题签的《王朝闻集》赠送县图书馆,便兴致勃勃地回到自己的出生之地尧坝。王朝闻踏着尧坝古镇的青石板路,穿过古老的进士牌坊,独自走进那间四合院的故居。站在老宅的天井中间,年已古稀的王朝闻抚着头上的白发,望着修葺一新的门窗,静静地沉思着。
此时,王朝闻的思绪翅膀飞到了1909年4月18日,阳光熹微的时刻,他微笑着来到这个世界。他想起了父亲的严厉母亲的慈祥,他想起了子曰诗云的私塾里的学习生活,他想起了尧坝的田间地头和青山绿水。他走进自己童年的房屋,细心地抚摸着床和书桌,在这间屋子里,他仿佛看见了自己正在玩弄着一团团褐色的泥,把它们揉捏成一个个生动活泼的小人。回忆着童年的一切,王朝闻渐渐动情起来,眼角挂着一串清亮的泪珠。这时,天色已晚,王朝闻跨出了故居,离开了生之养之的合江尧坝。
王朝闻原名昭文,“郁郁乎文哉”之意,是对浓郁深厚的中国文化的敬仰与崇尚。后来取《论语·里仁》“朝闻道,夕死可矣”的语义,更名王朝闻。王朝闻从小喜欢画画,特别是画人物。母亲放在衣柜里让他描红学字用的纸,常常被他偷出来画画。为了学习美术,他不顾贫困,两次放弃家里人所期望的钱庄学徒和银行练习生的“铁饭碗职业”。大约60年前,少年王朝闻就离开了故乡,在风雨迷蒙中去追求明媚的阳光和理想的世界。他到过合江县县立高等小学,曾考入泸县中学。1926年在成都艺专等校学美术,1932年在杭州国立艺专学雕塑,其木刻《三等车厢》曾受到鲁迅的关注。1937年在浙江从事抗日文艺宣传活动,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在成都私立南虹艺专等校教书,任成都民众教育馆美术部主任。1940年12月赴延安后,曾在鲁迅艺术文学院美术系任教。1941年为延安中央党校大礼堂创作的大型毛泽东浮雕像,被称为解放区美术作品的代表作。新中国成立后,他曾在中宣部文艺处等部门工作。历任中央美术学院副教务长,《美术》杂志主编,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华美学学会会长,中国作家协会顾问,国务院学位委员以及全国政协委员等。
王朝闻在艺术创作上成就突出,他为《毛泽东选集》、《斯大林全集》、《列宁选集》封面创作的毛泽东、斯大林、列宁浮雕像以及圆雕《刘胡兰像》、《民兵》等作品,都属于新中国美术的代表作。他最显著的成就在美学上,他是一个重在艺术实践的美学家。他的美学评论和研究以造型艺术为主,也广泛涉及文学、戏剧、电影、曲艺、民间文艺、摄影等领域。在70余年的美学活动生涯中,他先后出版和主编了《新艺术创作论》、《论风姐》、《审美心态》、《雕塑美》、《开心钥匙》、《中国民间美术全集》、《中国美术史》等论文集和专著40余种,近千万言。《新艺术创作论》中的有些文章受到毛泽东主席的称赞。他通过数十部近千万言的著述,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美学和文艺理论体系作出了卓越贡献,是新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美学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他的美学既是艺术家的也是哲学家的,具有鲜明独到的理论特色。他坚持文艺为人民服务的方向,关注现实生活与美学的发展变化,坚持真善美的艺术理想,强调继承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和借鉴外国的先进文化。他十分注重审美教育,为提高广大文艺工作者和群众的审美素养培养其健康正确的审美理想付出了毕生的心血。他的美学思想和理论成果,仍然指导和影响着今天的美学工作者,在改革开放中去探索和创造,迎着新世纪的春天欣然前行。
王朝闻可说是新中国的一代美学大师,虽然远在北京,居于学术领域的至高殿堂,但他依然关心着家乡,关心着家乡的文艺事业。1987年9月,秋高气爽,王朝闻再次回到家乡泸州,参加“酒城重阳文学奖”颁奖大会。他兴高采烈地观看着在此期间举办的各种文艺表演,盛赞充满了地域风情的泸州民间文化;他称道泸州的“名酒节”和酒文化精神,为家乡的飞速发展欢欣鼓舞;他不辞辛苦,签名售书,带病为泸州的100多位文艺爱好者作专场美学讲演,希望大家深入生活,在现实生活中发现美,尊重艺术规律,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不愧于时代的优秀的文艺作品。
沐浴着金色的阳光,王朝闻怀着念念不舍之情离开了泸州。2004年11月11日,深秋的北京,枫叶火红,中国当代著名美学家王朝闻先生悄然陨落了,终年96岁。人海茫茫,岁月沧桑。王朝闻走了,但他宝贵的美学财富留给了我们。他是泸州人永远的骄傲,永远的自豪!